精彩小说尽在三三文学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→ 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

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

作者: 复风 主角:岑溪、祁胤琛   来源:追书云

连载 免费

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由三三文学为大家强烈推荐!主角岑溪祁胤琛,作者复风.精彩文章不要错过!作为富商私生女,她在勾心斗角之中长大... 一朝穿越,她竟又成为了私生女。 身为卑贱的庶女,地位低微,为了保全自己她奋力挣扎。 只是,穿越就穿越吧,就算是女配的命运她也认了。 为什么还跟来了一个女配修炼系统?! 敌人的步步为营,阴谋诡计,在这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之中,她将如何活的更加出彩?...

1万字 更新:2020/02/14

在线阅读

女配修炼王爷买定不离手由三三文学为大家强烈推荐!主角岑溪祁胤琛,作者复风.精彩文章不要错过!作为富商私生女,她在勾心斗角之中长大... 一朝穿越,她竟又成为了私生女。 身为卑贱的庶女,地位低微,为了保全自己她奋力挣扎。 只是,穿越就穿越吧,就算是女配的命运她也认了。 为什么还跟来了一个女配修炼系统?! 敌人的步步为营,阴谋诡计,在这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之中,她将如何活的更加出彩?

免费阅读

砰!

一声巨响。

岑溪抬起眼皮,看着眼前的男人抱着浑身软绵绵的女人离开,紧接着大门紧紧关上。

如果她刚刚拼了老命,说不定也能跟着一起离开,而不必面对房间里那个此时双目赤红的混世魔王。

但……

“宿主呀,离开的念头可一点都不能有哦~”脑海中一个糯米团儿似的娃娃,正翘着兰花指对她摇头摆尾。

是了,她穿越了。

穿越到一个无脑的小可怜身上。

小可怜是御史大夫府上庶出的次女,从小饱受疾苦,是慕容澈经常帮她解围,给她吃食,给她锦衣,那慕容澈又生得俊朗,小可怜自然就对他倾心了。

可她单单忘了,慕容澈时常来岑府是为什么?——因为他跟府上嫡出的大小姐岑柔梦有婚约啊!

岑柔梦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。

琴棋书画无一不精,气质出尘,举止大方得体,朱唇凤眼。

她与慕容澈站在一起,像副画儿似的美好。

小可怜心中又委屈又恨,以为慕容澈不跟她在一起,是因为婚约在身,于是她想尽办法害岑柔梦。

却也不想想,自己在岑府的境况本就艰难,她对岑柔梦的那些算计,岑柔梦连眼皮都不用抬,就有一大帮人等着帮她处理。

小可怜差点丢了命,貌似学得老实了些,消停了好些日子。

在慕容澈的暗中帮衬中,这段时间总算没出什么岔子。

但就在今日——小可怜玩了票大的。

她算计了岑柔梦和京中出了名的混世魔王,想让他们春风一度,那么身为丞相之子,慕容澈势必不会迎岑柔梦过门了。

再者,那混世魔王脾气乖戾残暴,敢近了他的身,就算是岑柔梦也讨不着好。

她给岑柔梦下了蒙汗药,给混世魔王下了激发欲.望的药。

谁知,慕容澈不知从哪儿听来了消息,及时赶来救走了岑柔梦!

在推搡中,小可怜头撞在桌角,一命呜呼,而岑溪恰好因为同名穿越过来。

岑溪坐在地上,揉着还在流血的额角,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她只听到门外咔哒一声,不知是谁又把这房间上了锁,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让岑溪身败名裂,不得好死了……

毕竟,房间里那个男人,简直是恶魔。

京中人人见了都要避之三舍的大魔头啊……

“宿主,你要是刚才跟着一起出去了,说不定怎么死呢。留下来多少还有渺茫的活命机会呀……”脑海里的小娃娃又翘着兰花指开始大放厥词了。

岑溪抵着突突直跳的额角,穿越就穿越吧,就算是女配的命运她也认了。

但为什么还跟来了一个女配修炼系统?

终于,她长长的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看了看坐在床沿上双目赤红,从始至终都在盯着她的男人。

老实说,他长得可比那什么慕容澈要好看得多,墨玉束发,剑眉入鬓,一双桃花眼此时布满红血丝,却又像是含了泪,紧抿着的薄唇线条明朗。

大约是因为药效的缘故,他面色苍白,双颊却潮.红,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额头滚落。

即便如此,他浑身仍然散发着凌厉凶狠的气势。

一身墨色绣竹长衫,滚了金线边。

岑溪弱弱的收回目光,确定过眼神,是不该惹的人啊……

她又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,试探着开口:“九皇子,您……高抬贵手?”

但见那混世魔王,京都第一大阎罗,倏地笑了。

冰冷的,饶有兴味的,还带着那么丝看不透的意味。

“滚!”

“好嘞!”岑溪如获大赦,顺便在心里暗自道:是这魔头让我滚的,可怪不得我。

脑海里那个糯米团子似的小娃娃却露出狡黠的笑容,岑溪心头警钟大作,还没想明白其中的关键时,只觉得背后发凉,再一回头,那大魔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,一双眼睛像是淬了血似的狠厉,又掺杂了丝丝诡异。

不好!

还不等岑溪逃走,大魔头——当今九皇子,祁胤琛已经把她提起来,一把扔到床榻之上,紧接着欺身而上,粗粝的大掌笨拙地解着岑溪的衣裳,即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只手的炙热滚烫。

岑溪的双手双脚都被死死箍着,一点都挣扎不了,只能拼尽力气护住自己的胸口,“九皇子!你这是犯法!你这是强j!”

祁胤琛的动作一顿,眼眸里的诡异逐层褪去,又层层上涌。

他停在那里,紧紧拧着的眉头和不断垂落的冷汗,都不难看出他此时的痛苦。

祁胤琛的眸光越发晦暗,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,扣住岑溪的脖子把她从床上摔了下去,紧接着一只脚死死踩在她背后,从旁边拿下一个名贵的花瓶,却是狠狠砸在岑溪身上,“该死的东西!”

简短的五个字,却蕴含了巨大的愤怒与憎恶,是了,他何曾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算计过?

正因为他身份特殊,即便有人害他,也只敢在暗中动手。

他自己都没想过有朝一日,竟会折在一个庶女手中,甚至是折在最劣质的药上。

“滚!”祁胤琛提起满脸血迹的岑溪,像扔破布娃娃似的就要把她扔出去,只是这个时候岑溪却死死抱住他不肯松手。

“如果你被丢出去,那么就彻底失败了喔。你是个女配,你要害女主不成,还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,这么丢脸……失败的后果,就是死。”分明是天真可爱的小娃娃,却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,令岑溪不寒而栗。

她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,于是死死攥住祁胤琛的衣袖,被一脚踹开,又再次爬过去抱住了祁胤琛的小腿。

她,决不能被丢出去。

岑溪双膝微屈,擦去嘴角的血迹:“九皇子,求您,别把我扔出去。”

祁胤琛眸光不定,微微俯身捏住岑溪的下巴,寒声问: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?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都市小说排行

人气榜